太空星辰

Ins:space_oddity0507

手里的案子最重要(警察利x小偷艾)

​​
​警察局里面的人来来往往,有的人踏着轻快的步子离开,也有的人只能被从后门押送出去到暗无天日的地方等待审判。没有人愿意进的一个地方,却又是人们唯一能够寻求帮助的地方。
​利威尔推开门走了进来,门吱呀一声打开又砰地一下在他背后关上。整了整衬衣的领子,冲着身边路过自己的警察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算是问好,绕过自己的办公桌大步走到另一个桌前,毫不犹豫地从韩吉手里抽走了她正在看的报告。
​“干什么?”似乎是不满于对方直接了当的方式,她没打算看对方。但是在过了几秒钟之后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能认命地坐在椅子上抬起头看向对方,无奈地问道。
​“那边那个,”他指了指坐在审讯室里看起来很清秀的少年,“是犯了什么事进来的?”
​“偷东西。那小子叫艾伦•耶格尔,因为偷东西进来了不少次了,每次认错态度都很好,因为未成年也只能教育一下他。等一会做完笔录估计就能放他走了。”
​“拘留所不收他?”利威尔皱了皱眉,虽然天天出任务,但是他感觉能在局里看到那个男孩很多次了。虽然这种事情理应不归他管,但是总不能一直放任惯犯逍遥法外吧。
​“底下人懒得写报告。”耸了耸肩,韩吉从男人手里把报告夺了回来,“你也知道他们天天加班,听说那孩子一般偷得东西都是面包牛奶什么的,也不严重。这孩子也没父母是个孤儿。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还有点可怜。他不带感情地想到,盯着韩吉早已挪开目光的脸,想要不要多问些什么。
​等利威尔再重新转头看过去,那个叫艾伦的男孩已经离开了,留下不少正在纸上奋笔疾书的警察和敞开的门。算了,还是手头的案子比较重要。他回到自己座位上拉开了椅子重新坐下来,看着刚刚法医递过来的验尸报告没有再说话。他可没有时间去担心一个偷面包的小孩。

​“你知道在哪里能找到那个小子吗?”第二天一早,熬夜加班的韩吉就被利威尔扔到她桌子上的报告吓了一跳,差点打翻手里的咖啡,酿成大祸。
​“谁?”叹了一口气,把自己的咖啡和报告往离利威尔更远的地方挪了挪,她简洁地问。
​“艾伦•耶格尔。”他单手从杯口上抓起自己的咖啡抿了一口,坐在韩吉的桌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然后递过去了一沓纸。
​“你怎么突然对他那么感兴趣了?”捡起手里的报告,她摞在桌上整理了一下,翻开看了看,“这不是你昨天刚接的案子吗?老来找我干什么。”
​“那臭小子昨天偷东西的地方就在案发现场边上,昨天他做得笔录一点用都没有,全都避重就轻,我还得再把他找过来审讯。如果之后要上诉还得传他做证人上法庭。”
​“这么麻烦你干脆不管他不就好了。”韩吉看到对方又冷了一度的面庞,揉了揉太阳穴,“诶呀别那副表情,我在开玩笑,但是就算你问我他在哪里我也不知道的。你直接叫个底下的人把他找来不就好了?”
​利威尔又喝了一口咖啡,没回答对方直接问道:“昨天给他做笔录的是谁?”
​“让•基尔希斯坦,那个新人。别对他太凶了啊。”韩吉把收拾好的资料递给了对方,站起来咧开嘴笑着拍了拍一脸阴沉男人的肩膀,重新转身回过头看向自己的电脑。

​很难有事情是利威尔•阿克曼做不到的,这是警察局里面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在艾伦见到他转身就跑,他毫不犹豫追了一条街之后终于抓住了那个少年。
​“你跑什么?”他拍拍自己蹭在墙上有点脏的肩膀,拎着对方的后衣领,好看的眉头蹙起来问道。
​“我没偷东西!”少年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利威尔莫名觉得一般人只要看着他深邃的眼睛都会相信他说的话——只不过他可不是一般人。况且少年刚刚才费劲地把嘴里的面包吞了下去。
​“我没说你偷东西,为什么一看见我就跑?”
​“你不是警察吗?”艾伦眨了眨眼睛,好像有点疑惑对方为什么看不明白如此显而易见清晰摆在他面前的事实。
​“所以?”
​“正常人看到警察靠近都会跑吧?”他继续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说着,讪讪笑着希望对方能够放过他。
​正常人看到警察才不会跑,做贼心虚的人才会。但是利威尔懒得和对方解释那么多,直接拎着对方走到巷子外面,一点也不温柔地把还在微弱挣扎的对方塞进了自己的车里。
​“我没有偷东西。”他还想斗争一下,但是被已经握住方向盘的对方转过头来狠狠地一瞪便匿了声。怎么有那么凶的人啊,连给他做笔录的那个警察也只是讨厌而已,才没有这么冷漠又凶狠。现今的司法制度真的是没救了啊。艾伦在心底腹诽道,但是心里的想法一点都没有说出来。他可不想被对方揍个半死。那太冒险了。

​这一次做笔录是利威尔亲自给他做的,从来都是跟没带勋章的小警察谈话的艾伦在看到如此严肃的氛围时觉得自己可能惹上了一个大事,所以等到警官刚刚转动了录音机的按钮,他就说:“我要求见律师。”
​挑了挑眉,利威尔有些好笑地看着他回答道:“你请不起律师。”
​“穷人没人权吗?”艾伦从始至终都十分不满他们的司法制度。
​“有啊,不过法院资助律师得等到你上庭的时候才会出现,可现在没有人打算起诉你,找你只是因为你有可能是目击证人。没有人想抓住你偷东西的事情不放。”言下之意就是本来也不想找他的麻烦。
​“我没偷东西……”他嘟囔了一下,但是之后却很配合地把那天看到的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流利极了,说得也特别清楚。
​“你真的没偷东西?”利威尔在安静地听完对方的所有陈述之后抬眼看了一眼他。
​犹豫了一下,少年还是很坚定地说:“我没有。”然后奇怪地看着对方十分满意地模样关上了录音机——虽然对方还是面无表情,但是艾伦就是能看出来对方现在心情还是比较愉悦的。
​“如果你不是小偷,你的证词在法庭上会可信很多。”在利威尔推门要送艾伦走的时候,他这样解释道。也是头一次艾伦在对方脸上看到了类似笑容的东西。
​这个警官如果多笑笑的话,或许自己就会帮他偷牛奶了呢。艾伦漫无目的地想着。走到阳光底下,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还没有问对方的名字是什么。挠挠头想起对方在录音的时候说过他姓阿克曼,下次吃完面包来找他吧。

​再见到警官的时间比他想象的要短,见面也比他想象的要不那么体面。艾伦又一次见到那个着装干净整齐,留着一头短发的警官的时候他正被一群小混混揍,他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是一副宁死不屈的表情,在见到对方的时候还是惊奇地叫出了声:“警官!”
​“你以为随便叫个人我就会相信对方真的是条子吗?”领头的人冷笑了一下,压根没有管面前的人,抬起脚就打算给乱说胡话的臭小子一个狠的。
​利威尔只瞥了艾伦一眼,然后稍稍弯腰伸出右手钳住对方踢出来的脚腕,往前一拉就让对方偏移了重心。其他人看到自己老大被人阻止,慌张地放下正在打艾伦的拳头,匆匆忙忙想去把这个不识好歹的人揍上一顿。
​可是他是利威尔啊。他毫不客气地一拳打在了对方的肚子上,然后冲着向他扑过来的人使劲踹了一脚,同一时间右手手肘顶着对方的太阳穴狠狠地来了一下。整个动作行云流水,而那些没被他打到的人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啊,忘记自我介绍了。”他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人流血,自己浑身上下也没沾上别人的脚印,满意地点点头,从衣服内侧的口袋中掏出了自己的警察证,“我是分局的阿克曼警官,刚刚你们所干的事情都是袭警,如果不想被告的话你们现在还来得跑。”话音刚落那些人就拖着疼痛的身体不知道消失在哪里了。
​艾伦还坐在地上,脸上混杂着崇拜与惊讶。他完全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出手相助,就像他到现在还是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一样。于是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对方的名字:“阿克曼警官……你叫什么?”
​把证件收起来的利威尔低头看着他,似乎在思考对方是不是被打傻了。在使劲盯着艾伦碧绿色的眼睛看了一会之后,简短地回答说:“利威尔•阿克曼。”
​啊。艾伦还坐在地上,在心里感叹了一下,听起来就很厉害的样子。直到自己感叹完了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有道谢,慌忙站起来,郑重地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没事。”等艾伦抬头再看他的时候发现只能看到对方的背影。他疾步追赶上去,因为脚腕的拉伤他龇牙咧嘴了一下,但是还是赶上了对方。平心而论,利威尔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救一个跟他完全不熟悉的小偷。明明他是警官,对于小偷这类人应该嗤之以鼻。但是在看到对方被别人毒打的时候还是条件反射一般地冲了过去。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一脸冷漠地盯着一脸痛苦跑到他面前的男孩,想知道对方还想干什么。
​“请问,我可以成为警察吗?”
​利威尔微微仰了仰头,对方虽然年纪还小但是个头已经稍稍比自己高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想过对方会道谢,想过对方会做出“不再惹事”这样毫不负责的承诺,但是没有想过对方会问自己的名字,没有想过对方会说想成为警察这样的话语。
​“我可以成为警察吧?如果我考进警校,很努力抓坏人,很努力打架的话?”他一本正经地站在利威尔面前,不去管自己还在淌血的伤口,眼里闪烁着希望。
​恍惚之间他仿佛看见了以前的自己,更加倔强更加冷漠的少年和眼前的重叠在了一起,他暗自叹了一口气,重新把手伸进衣服口袋拿出了一张纸,在上面用端正的字迹写了一个地址递了过去。
​“告诉他是我让你去的。”说罢又一次目视前方地往前走着。
​男孩接过纸条,眨了眨眼睛,伸手拦下了对方,在对方凶狠地目光下直直地冲着对方的唇亲了下去,蜻蜓点水一般地又迅速离开。
​“算是我谢你!之后再见啦!”他还是怕对方揍他,所以拖着带伤的身体快速消失在道路尽头。
​利威尔的右手还摆着擦嘴的姿势,他没有追上去,因为他也不知道如果追上去能干什么。但是他却莫名地不想揍对方,甚至还有点遗憾对方的离去。果然是疯了吧,他在心里对自己不客气地骂着,才终于转身离开。
​他想以后可能也不会见到这个男孩子了,所以应该也不会出现什么更加奇怪的情况。转念一想对方才15岁,就算能够见到对方也不会再发生什么事情了。也不知道艾伦会不会成为警察,他最后想了想,觉得自己在意对方在意地实在太多了。明明只是个小偷啊,他努力说服自己。

5年后

​当警察局的门像往常一样被推开,利威尔并没有特意去关注在这一天内又会发生什么。手里的案子最重要,这是他一直以来所坚信的事情。
​“今天是新人报道,有个有趣的事情你或许会关心。还记得好久以前老进咱们局的小犯人吗?那个艾伦,他今天是报道的新人,在培训里居然是前十的成绩,本来可以去总局的但是——”韩吉的话被利威尔椅子猛烈转动的声音打断,她想说的话也没有说完,十分不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她想果然这个艾伦总是让利威尔如此关心。重新做回椅子上,她决定不去掺和对方的任何事情。
​当利威尔看到艾伦的那一霎那,他感觉5年前的回忆重新都回来了。对方长得更高了,仔细一看也有了成年人的模样。他穿着警服自信地端正站在哪里,眼神探寻地像是在找什么一样。利威尔不着痕迹地撇撇嘴,想对方居然真的做到了五年前不算约定的宣誓。
​“艾伦•耶格尔,培训成绩第五……你直接跟着,”负责分配的警官左右看了看,发现利威尔就站在不远的地方,便用手里的笔指了指他,“利威尔•阿克曼吧,如果成绩那么好应该能跟上。利威尔,来带新人。”
​艾伦眼里闪着奇异的光彩看着对方挺直腰板向他走来,这几年没见,他又长高了不少,需要低头才能看到面前的人。他被对方毫不客气的拽走,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微微屈身对着他的耳朵暧昧地说道:“警官,我做到了哦。”
​利威尔迅速后退一步,警告地看了他一下,义正言辞地说:“记住,手里的案子最重要,其他的事情我不会去多管的。”

​手里的案子最重要,他这么想着。正因为艾伦是他案子的目击证人,他才能和对方有交集。正因为街头那个群殴的“案子”,他们才会有了接下来这一系列的故事。所以“手里的案子最重要这件事”,以后也要一直遵循啊。他转头看了看自己的新搭档,嘴角不易察觉地弯了弯。

评论

热度(49)